+855 98 375 667 www_58cam info@58cam.com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快捷登录

开启左侧

刘子超:认识东南亚只能像剥洋葱一样层层剥离 [复制链接]

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

中国热点 发表于 2023-11-13 11:59:1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437.jpg
沿着季风的方向

在今年热映的电影里,《孤注一掷》里有缅北诈骗集团、《消失的她》里有关东南亚旅游中发生的案件、《扫毒3》聚焦金三角的贩毒团伙……世界是美丽如初还是充满滤镜?路上会充满惊喜还是布满陷阱?

对于这些问题,作家刘子超也许可以给我们一些启发。

新经典文化近期推出的新版《沿着季风的方向》是刘子超的旅行文学代表作之一。他带领我们前往季风吹拂的国度,在历史与现实的穿梭中,捕捉这些正在发生巨变的地区的灵魂。

今天夜读,跟随刘子超的脚步,在旅行中,见证印度和东南亚在全球化与现代化冲击下的巨变,以“剥洋葱”的方式解析不同国家的实质。“一个国家的全部实质——它的历史、性格、态度——只能像剥洋葱一样,层层剥离。”

440.jpg
刘子超 著|新经典·南海出版公司2023年11月版

01

关于琅勃拉邦,关于老挝,我又知道些什么?

在我生命的大部分时间里,我几乎一无所知。

对我来说,老挝是一片晦暗不明之地,一个躲在竹帘背后的国度。好笑的是,我对它模糊的想象,全来自于一些越南电影,或者杜拉斯描写湄公河的小说:孤独、颓废,如无尽的雨水抽打墨绿色的庭院。

所以,当我真的坐在从会晒到琅勃拉邦的慢船上,沿湄公河而下时,我感觉我正在追寻一段瓷器般易碎的梦境。一种隐约的兴奋感,始终包围着我,就如同四周的山林,始终包围着大地。

442.jpg
▲ 刘子超 摄

到达琅勃拉邦时,天色已晚。湄公河像一头黑色的长发,继续平静地流淌。转弯处有大片白色的冲积平原,沙石砾砾,却空无一人。我的目光等过低垂的榕树,望见浦西山上熠熠放光的宝塔。路边有一尊巨大的金佛,十米高,披着袈裟,站在镶满宝石的佛龛中。夜色中,他慈悲地俯视着我,静虑的姿势,庄严而神圣。那一瞬间,我感觉自己穿越了时间的河流,来到了一个仍旧古老的世界。

这也正是像我一样的旅行者来到琅勃拉邦的原因——寻找在世界上很多地方业已遗失的记忆。

02

来琅勃拉邦,第一件事是观看清晨的布施。

早晨六点,成群结队的僧人已经赤脚走出寺院。在琅勃拉邦的大街上,在淡淡的晨雾里,年轻的僧人们披着橘红色的袈裟,挎着黄铜色的钵盂,明亮而鲜艳。

街边脆满了虔诚的布施者。当僧人们走过,布施者打开竹篮,把准备好的糯米饭、香蕉、饼干、盒装果汁放进僧人的钵盂里,然后双手合十,静静祈祷。仿佛是默片电影中的画面。在这个笃信小乘佛教的国度,清晨布施的传统如同往复的白昼,超越了战争、苦难的缠斗,每日降临在这片士地上。

444.jpg

为了布施,很多山民天不亮就起床,走上几小时的山路。雨季时,这几乎算得上一种苦行。他们皮肤黝黑,头发蓬乱,朴素的衣着显示着生活的艰苦,然而这并不妨碍他们表达虔诚。他们把一小团糯米饭放进僧人的钵盂里,眼神中流露出喜悦和安然。这种喜悦和安然,随着僧人的脚步,走过皇宫,走过街边的碧树,走过一栋栋法式别墅,琅勃拉邦的山河仿佛都沉浸在这种喜悦和安然中。

布施的人群里不乏像我一样的游客。他们很多来自泰国,也有不少来这里怀旧的法国人,仍然喜欢对一头雾水的老挝人讲法语。这些年,中国人也多起来。他们大都是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涌入老挝的。据官方统计,中国在老挝的侨民有3万人,而实际数字可能是它的10倍。这支浩荡的大军很少出现在布施的队伍里。他们很实际,都是来做生意的。在郊区的小商品市场里,他们忙碌地贩卖着国货。

我曾问一个刚从四川过来的中国商贩,他是否到过琅勃拉邦的老城区。

“只去过一次,”他说,“皇宫可比咱们故宫差远了。”

我又问他是否参加过布施。他摇头:“那东西有啥子用?”

在中国人的哲学里,生存总是比信仰重要。如何在一个飞速发展的庞大国家找到自己的立锥之地?——这听起来似乎有点滑稽。但是当你看到这位四川商贩不远万里来到老挝谋生,就会明白这是多么严肃的现实问题。

布施只持续半小时,僧人们绕城一周,便回到各自的寺院。街上很快恢复了清晨的宁静。故道白云,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因为如此不动声色,很多游客常常来了很久,还不知道每天清晨都有这样的仪式发生。

445.jpg

03

在很长的岁月里,琅勃拉邦一直是东南亚的文化和政治中心,也是老挝的前身澜沧王国的首都。昔日的辉煌仍能从众多寺庙和金碧恢宏的皇宫中看到。当我流连在这些寺庙中时,我的脑海里常常回响着一个词:“文明的造型”。

比如,我在香通寺里看到的这尊卧佛。它并非右手支撑头部的传统姿势,而是曲肱而枕。它的雕琢如此细腻,有着老挝特有的古典之美。脚踝处向外盘绕的袈裟,如同一簇簇跳跃的火焰。惊叹之余,我问自己:一个地方的文明,总会以它特有的造型出现,而决定这种造型的力量又是什么呢?

447.jpg

我试图通过老挝的历史寻找答案,然而一旦有了粗浅的了解,我感到的却是分明而钝钝的苦楚。历史上,老挝是一个过于悲惨的角色,几乎所有邻国都反复占领和统治过这里。而老挝人引以为傲的艺术品,不是被摧毁就是被掠走。

或许正因为如此,老挝人喜欢说“baw pen nyang”(意为“没问题”),这是老挝国民的口头禅。当太多东西无法掌控在自己手里,除了在精神上忽略它,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?

即使在最辉煌的时期,老挝也不愿发生任何根本性的变革。唯一的变化,只是各种佛教用品日趋精致而己。老挝人向我提到一位叫作维苏的国王,他的功绩是把勃拉邦佛设立为澜沧王国的守护神。这尊来自斯里兰卡的佛像,安置在维苏寺里。领主们必须在这座佛像前向国王宣誓效忠。这也成为“琅勃拉邦”名称的由来——“勃拉邦佛像之地”。

老挝与邻国的关系始终紧张。一次,有人捕获了一头罕见的白色大象,送给澜沧国王赛尼亚。当时,白色大象是整个东南亚权力的象征。越南的黎圣宗听说后,就要求证实大象的颜色。赛尼亚命人把装有象毛的宝盒送往越南。途经川圹王国时,川圹国王命人取出象毛,在宝盒里装了一小坨粪便,借此羞辱强势的越南人。黎圣宗收到宝盒后勃然大怒,却把账记在了老挝人头上。他派出大路人马讨伐澜沧国,攻下了琅勃拉邦,将其洗劫一空,赛尼亚也落荒而逃。不过恰在这时,越南军队染上了疟疾,大批倒下,澜沧国终于得以收复失地。

449.jpg

老挝一路走来,但最终逃不开分崩离析的命运。在过去的皇宫,如今的皇家博物馆里,文明的碰撞随处可见。国王会客室的墙上,是法国画家阿力克斯·德·福特罗1930年绘制的壁画。典型的欧洲画风,描绘的却是老挝传统生活的场景,但我仔细观察后发现,她把老挝人的眼睛画成了蓝色。

也许,在一个艺术家眼中,整个19世纪的法国都处在一个把农民变成法国人的漫长过程中。法国人决心使每个殖民地都成为帝国的一部分,而这很快成了他们的负担。

在琅勃拉邦,法国人推行了一系列政策,但收效甚微。不过,至少在改造皇室贵族的品位方面,法国人做得不错。在陈列馆里,我看到了西萨旺·冯国王穿过的西装和一双白色的A.Testoni牌敞口便鞋,还有王后穿过的法国新款时装。

这些衣物让我想象着那个时代。在这座舒适的宫殿里,国王的画像仍然历历在目,餐桌上杯盘齐整,刀叉排列井然,仿佛期待着亡灵归来。然而,一切都已化为陈迹。

04

与东南亚众多旅游目的地相比,琅勃拉邦有一种世外桃源之感。它不追求高与大,对现代性也没那么热心。或许是出于一种强烈的传统意识,它一直维持着法国探险家亨利·穆奥在19世纪时做出的描述:“一个讨人喜欢的小镇,占地1平方英里,只有7000至8000名居民。”

如今,琅勃拉邦仍然是一个可以用脚丈量的城市。尤其是对那些深受城市无节制扩张之苦的游客来说,这些小街小巷反而给人以一种十分亲近的感觉。

452.jpg
▲ 刘子超 摄

漫步在街上时,我时常惊叹于那些承载着信仰伟力的建筑。我也惊叹于这里世俗生活的方便:五步之内必有餐馆,十步之内必有商店。更不必为住宿发愁。那些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的普通民宿,仔细一看,很多都是酒店。还有遍布街道两侧的咖啡馆、餐厅、SPA……

尽管整个老挝没有一家肯德基或麦当劳,但是不少顶级酒店已经进驻琅勃拉邦。安缦集团将一个老旧的医院改造成了最奢华的旅馆,悦榕庄把老挝王子桑维纳方姆的别墅改为了小型奢侈酒店。在这里,你可以一边听雨水打在房檐上的滴答声,一边享用早餐,或者在夕阳西下时,看着人群涌入夜市。如果要说琅勃拉邦发展的最成功之处,那无疑就是有效地抑制了丑陋的现代化对传统的侵袭。

老挝人崇尚无须提高生产力的经济发展,由此也衍生出一套独特的生活美学。他们强调清心寡欲,忌讳强烈的感情。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像一朵低空开放的花儿,朴素清丽。法国人曾总结说:“越南人种稻,柬埔寨人看稻长,老挝人听稻长。”然而,高傲的高卢人也承认,老挝人的处世态度太具魅力而无法抗拒,他们看中这点,不愿离去。

454.jpg
▲ 刘子超 摄

一天午后,我像老挝人一样,在南康河边乘凉。竹桥下,一个老挝男人坐在独木舟中钓鱼,一位农妇在山间采草药。河风吹过,芭蕉叶、竹叶飒飒作响,熟透的椰子应声而落,“咚”的一声,惊醒了一个午睡的男人。

这样的场景在琅勃拉邦稀松平常,却让我为之着迷,也吸引着那些被现代性裹挟得晕头转向的人们。

路易斯·罗耶在1935年的小说《老挝女人凯姆》里描绘当时在老挝的法国人:“他们已被当地的懒散腐蚀,就这样过他们的日子;他们所要的只有清澈的天空、美味的水果、新鲜的饮料和容易得到的女人。”

问题是,这难道不是人类理所应当的归宿吗?尤其是当我们受够了污浊的空气、污染的水源和有毒的食品时;或者,当我们开始认真对待保罗·高更的提问:“我是谁,我从哪里来,我要到哪里去?”

文明给我们带来了便利,也让我们丧失了本来唾手可得的东西,而琅勃拉邦所展现的恰好是一种无为的魅力。

455.jpg

黄昏时分,我登上皇宫対面的浦西山。虽然只有一百米,却是琅勃拉邦的最高峰,足以俯瞰全城。眼前是重峦叠嶂的青山,云雾在山外缭绕,南康河和湄公河在这里奔腾不息。仅有几条街道的琅勃拉邦,更像是一个山河间的孩童,谦卑地承受着夕阳的爱抚。

我和很多游客一起坐在山顶的石阶上。没人说话。仿佛大家都已被眼前的景象感染。山下的寺庙隐隐传来晚课的钟声。我们倾听着,这个黄昏因此显得意味深长。

05

夜幕降临后,皇宫门前会变成了一片红色的海洋。苖族妇女们搭起红色帐篷,点上灯泡,贩卖手工艺品、麻布衣裳和藤草编织的凉鞋。

红色帐篷一个紧挨着一个,密得遮蔽了整条街道的天空。曾经的皇家禁地,变成了平头百姓的乐园,就像中国古诗的意境:昔日王谢堂前燕,飞人寻常百姓家。

苗族人现实地做起生意。浆染的麻布衣、细编的草鞋原本就是他们的特长,如今这些物件被各国的游客买走,漂洋过海。如同亚洲很多国家,风云变迁容易让人兴叹,却势不可当。

不过,琅勃拉邦从未失去灵魂和记忆,这也是它能够吸引众多游客的原因。

457.jpg

一天上午,我乘坐跨江渡轮,来到湄公河对岸的班香曼村。与琅勃拉邦一河之隔,这里仍然是三十年前的世界。我骑着旅馆的自行车,经过山间散落的村寨,原野上孤独的木屋。阳光炽烈灼人,土路伸向群山深处,好像没有尽头,而我的目的地是坦香曼寺——一座历经百年的寺庙,建在百米深的石灰岩洞中。

我跟随一个光脚的老挝少年进入岩洞。他打着手电筒,我跟在身后。洞穴黑而狭长,脚下的石阶湿滑异常。我努力睁大眼睛,因为有众多残缺老朽的佛像,立在黑暗的岩石间,藏在绽裂的石缝里。老挝少年说,在战乱的年代里,虔诚的老挝人冒死将这些佛像带到这里,如同保存火种。

此刻,在黑暗中,对每座佛像的位置都了然于胸的老挝少年,一次次把光束打向岩间,并提示我:“Buddha(佛陀)。”

458.jpg

来源: 澎湃

精彩评论7

LED招牌显示屏 发表于 2023-11-13 12:24:30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哈哈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aocengb 发表于 2023-11-13 12:46:24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来自: iPhone客户端
秦汉牧马河 发表于 2023-11-13 18:05:53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来自: iPhone客户端
A000000王中王 发表于 2023-11-14 23:50:4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A000000王中王 发表于 2023-11-14 23:50:51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问题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A000000王中王 发表于 2023-11-14 23:51:10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站的角度不同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A000000王中王 发表于 2023-11-14 23:51:28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视角就不一样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0关注

0粉丝

6293作品

找资讯,找工作,找房子,就上柬单网!注册账号 本站账号登陆 QQ账号登陆 微信账号登陆